设为首页|加入收藏|RSS
行情 | 直播 | 时评 | 行业 | 专家 |

车企大逃杀:海马卖房保命夏利只剩空壳 蔚来巨亏

天津师范大学就业指导中心,天津试管婴儿,天津万科假日风景,天津消防员,天津写字楼网
2019-12-12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2019车企大逃杀:海马卖房保命、夏利只剩空壳、蔚来巨亏

  

  十年后的一天早上,你准备出门上班,前晚预订的汽车已经在门口等候。

  你坐上适合自己身形的后座,车载娱乐中心为你提供时下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ACES汽车根据交通情况,选择最优的上班路径。

  汽车会与路过的商家进行通信,路过一家剧院时,发现你喜欢的音乐会正在上演,汽车根据你的日程安排挑选出最合适的场次,询问是否要购买,执行交易后,汽车将该活动写入日程表,并安排接送你去参加音乐会的汽车。

  你抵达办公楼下,关上车门,汽车出发去接下一位预定客户。

  

  在IBM的汽车展望里,实现上述服务的ACES(自动驾化、网联化、电动化和共享化)汽车,是未来汽车工业的主宰。

  2019年——汽车动力从燃油转向电力的关键之年,车企为了争夺下一个十年,在新四化方面的角逐已经全面展开。

  曾经“躺赢”的传统车企遭到淘汰,燃油车巨头们忙着寻找出路,造车新势力还在量产线上挣扎,房地产、互联网的“大佬”们瞄准机会,携重金参战。

  汽车工业中的各方势力,在2019年,出现百年一遇的势均力敌的混战局面。燃油车不愿退出舞台,电动车跃跃欲试。汽车巨头积极尝试,野心家步步蚕食,各方势力整装披甲,在汽车工业的修罗场上拼命厮杀。

  

  “躺赢者”出局

  金华首富应建仁消失了。

  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没有他的名字,两年前他还以140亿元身价上榜。

  2017年,财会出身的应建仁通过运作,让金马股份以116亿元的高溢价收购众泰汽车,令众泰汽车成功“借壳上市”,而两家公司均为他实际控制,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应建仁的身价突然暴增。

  借壳时,众泰汽车提出的对赌条件是,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4亿元、1.6亿元、1.6亿元,实际上众泰汽车从2017年就没能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亏损4.9亿元,2019前三季度已经亏损7.6亿元。

  

  ? 众泰汽车展台

  未完成对赌业绩,应建仁需要补偿上市公司,但他至今没能还上一分钱,因为上门讨债的供应商已经多如牛毛,应建仁将众泰汽车的股权全部抵押也无法偿还货款。

  两年前众泰汽车还是炙手可热的“国民神车”,销量排名逼近比亚迪,如今却出现裁员、停工、资金链断裂等一系列危机。

  对二三线年的衰败来的太快,就像一场龙卷风。

  中国汽车销量持续攀升的年份,众多二三线自主品牌以低价取胜,搭上购车需求的快车,随便出一款新车都会得到市场的热情回应,完全是一副“躺赢者”的姿态。

  在车市见顶的2015年,国家又出台降低购置税、增加新能源补贴等一系列刺激政策,众泰汽车在政策红利中销量快速提升,2017年销量已经达到31.7万辆,超过海马汽车、江淮汽车、东风风光等老牌自主品牌。

  2018年中国车市拐点出现。乘联会公布的2018国内汽车产销量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狭义乘用车全年产量2312.5万辆,同比下降4.8%;全年零售销量2237.9万辆,同比下降5.7%。这是国内汽车市场28年来的首次年度下跌,2019年延续下跌的趋势。

  

  乘用车市场从首次购车的增量需求,转向置换现有汽车的存量需求,厮杀激烈。2019年优惠政策退出,前两年火热的P2P、互联网降温,0元购车、个人消费贷刺激出来的需求迅速回调,自主品牌遭遇釜底抽薪,走低端路线的国产品牌更加悲惨。

  走低端路线的国产车首先面临销量下滑,利润、毛利率随之暴跌。

  

  众泰汽车不再对外披露产销数据,不过据中汽协的统计,众泰汽车2019年1-9月份年度累计9.96万台,同比下滑了46%。受此影响,众泰汽车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0%,净利润直降282%。

  享受红利时,销量冲昏了头脑,众泰汽车延续致敬豪车的策略,从大众途锐到奥迪A6L一路抄到保时捷,在研发上却鲜少投入,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只在3%左右徘徊。

  跟众泰同样陷入困境的还有力帆汽车,因为技术积累跟不上国六排放标准,无法适时推出新车型。重庆一位金融界人士告诉市界,“重庆市经信委正在跟其他汽车品牌接触,希望能为力帆找到一家可以为其输出技术的车企,来帮助力帆起死回生”。

  曾经风极一时的国民品牌一汽夏利,卖资产卖得只剩一个空壳,奇瑞靠代工蔚来稍微挽回一点颜面,而海马汽车只能通过卖房来保命。一轮兼并洗牌正在路上。

  而随着2022年将近,中国将取消乘用车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国内车企通过合资坐拥外资成熟的技术、车型,甚至是配套的供应商躺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市场对少研发、不创新的传统车企不再容忍,他们正在经历淘汰,燃油车长期以来构筑的护城河,正在慢慢崩塌。

  站在风口时,没能好好积攒展翅的能力,风停了就只能重重地栽倒在地上,甚至直接出局。

  

  巨头谋出路

  一切刺激因素褪去。2019年,市场真正交由消费者,“搭便车”企业的好日子到头了,汽车巨头在淘汰中逐渐凸显出来,但仍旧无法避免进入存量竞争的残酷局面。

  存量竞争中,每扩张一寸土地都是从对手那抢夺而来,每多销售一辆,意味着友商少销售一辆。竞争的加剧,导致车企净资产收益率下降。

  

  自主品牌中的胜利者吉利汽车销量不及预期,李书福不得不在年中,宣布下调2019年销量目标,2019年前10个月吉利汽车销量刚过100万辆,同比下滑14%,以下调的136万辆目标计算,只完成了目标的80%,而2019年只剩2个月了。

  吉利暂时领先,也必须考虑能源转换带来的危机,李书福ALL IN新能源,执行“蓝色吉利行动”,按照他的计划,到2020年吉利汽车90%以上都是新能源车。

  不过从燃油车过渡到电动车远比想象中困难,2019年前10个月里,吉利汽车新能源汽车(含纯电动和混合动力)销量合计为4.7万,占集团总销量不到5%。

  吉利汽车在2019年推出首款高端电动车——几何,这款承载吉利电动车高端化的品牌,在推出半年的时间里销量只有8千辆,甚至不如造车新势力的销量。

  

  ?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

  李书福依旧采取“买买买”的策略,来给吉利汽车“贴金”,借助奢侈品牌提升吉利电动车的身价。2019年3月,吉利宣布跟Smart成立合资公司,计划打造纯电动的Smart车型。

  依靠奢侈品牌“输血”,李书福在收购沃尔沃的案例上获得成功,在抢夺新能源市场上,他又使出同样的招数,以期帮助吉利顺利渡过能源转换期,并在新的领域继续保持领先。

  在寻找出路上,魏建军跟劲敌李书福不谋而合,长城汽车拉拢宝马一起成立公司“光束汽车”。2019年11月,光束汽车生产基地项目获江苏省发改委批复,长城版的宝马纯电动车近在咫尺。

  不同的是,魏建军仍对高端燃油车抱有期许。2019年,长城汽车旗下高端品牌WEY三周年之际,55岁的魏建军化身赛车手,出现在微信朋友圈的广告中,并在随后的品牌之夜上宣布担任“魏派公司董事长”。

  

  ? 长城集团董事长魏建军

  董事长亲自代言的WEY2019年前10个月只销售了8万辆,同比下降31%,魏建军仍需要找到可以依靠的增长点。

  相比自主品牌,除积极跟进新能源汽车之外,国资背景的车企开始依托地方资源,积极寻布局网约车。

  上汽集团的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在上海正式投入运营,享道出行CEO吴冰曾告诉市界:“享道出行是上汽集团完成汽车新四化的最后一环,肩负着汽车服务业务的重任”。

  2019年6月,广汽集团联合腾讯推出如祺出行,同样希望以出行平台带动汽车“四化”产业链联动,通过运营网约车平台为未来的自动驾驶提供数据支撑。

  巨头们都在试图找出汽车行业新的增长点。

  

  新势力大逃杀

  燃油车巨头们都在往电动车这条赛道上挤,还停留在PPT阶段的造车新势力们,在2019年逐渐被挤出赛道,没有参赛资格。

  李斌成了这场残酷比赛被影响最深的人,尽管他所创造的蔚来,在所有的造车新势力中是毫无争议的“老大”。

  在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影响下,曾经增长迅猛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急转直下,从7月开始已经连续4个月销量下滑,随着时间的推移,下滑幅度继续扩大,10份同比下滑45.6%。

  蔚来亦深受补贴退坡的影响,7月份叠加召回事件,蔚来交付的车辆不足千辆。

  低迷的销量直接导致蔚来亏损近一步扩大,蔚来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蔚来汽车累计亏损59亿元,二季度毛利率下降到-30%以下。

  糟糕的财报出炉后,蔚来股价一度大跌27%,股价创历史新低,市值缩水到20亿美元左右。财报电话会议本来已经取消,李斌不得不重启电话会议,向投资者说明情况,但投资者并不太买账,股价继续下跌。

  为了刺激销量,蔚来在第三季度推出了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换电的“双免”政策,还有三年分期免息、3成首付购车等优惠活动。然而2019年前三季度,蔚来累计交付1.2万辆,只完成了其年初定下的4-5万辆目标的四分之一。

  蔚来率先上市却开了一个坏头,上市前融资366亿元,上市后股价不断下跌,目前市值还不到融资额的一半,投资人不但没能从二级市场获利,反而倒贴一笔。

  

  ? 蔚来汽车展台

  投资人对造车新势力的投资热情被浇灭,2019年造车新势力获得融资变得更加艰难,资金是量产的必备条件,而唯有量产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2019年获得融资的造车新势力屈指可数,理想汽车获得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亿元)、威马30亿元、合众汽车30亿元、小鹏42亿元。蔚来先后宣布获得北京亦庄开发区100亿投资、湖州市吴兴区50亿投资,均惨遭地方政府“打脸”,并没有实际资金到账。

  短短几年时间,数百家造车新势,到2019年依旧存活的还不到10家,贾跃亭还因为执意造车导致乐视生态崩溃,在美国申请破产。

  暂时存活下来的造车新势力也并不意味着取得胜利,短时间打造出来的电动车,暂时还无法解决起火、宕机等问题,电动车一不小心就变成“电动爹”。

  上汽通用总经理王永清在广州车展上透露,2019年1-9月全国卖给个人用户的电动车仅10多万辆,只占新能源车总销量的11%,剩下的全部投放给了B端出行市场。

  未来决定电动车生死的仍是消费者,而目前看来消费者对电动车的认可度并不高,看起来繁荣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实际是补贴出来的短暂现象。

  补贴断奶之际,国家还放开了外资投资限制,特斯拉在中国建起工厂,首批国产特斯拉已经开始投放市场,售价只有32.8万元。“鼻祖”的降维打击,又给造车新势力一记当头棒喝。

  在补贴和资本均抛弃电动车的情况下,赢得消费者的心成了造车新势力崛起的最后一根稻草。

  谁能抓住,谁就能笑到最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期观点或者描述,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