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RSS
行情 | 市场 | 直播 | 行业 | 专家 |

“后危机时代”的课题

“后危机时代”世界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 刚刚结束的G8峰会和即将召开的“金砖四国”首脑峰会都在向世人释放出一个重要的“新”信息,那就是危机正在告别全球流动性恐慌的第二阶段(去年8月份为止是危机的第一阶段,
2009-06-14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后危机时代”世界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

刚刚结束的G8峰会和即将召开的“金砖四国”首脑峰会都在向世人释放出一个重要的“新”信息,那就是危机正在告别全球流动性恐慌的第二阶段(去年8月份为止是危机的第一阶段,它主要表现为欧美国家局部的次贷危机),现在必须着手考虑“后危机时代”(从现在开始属于走出危机的第三阶段)世界经济该如何跨越失衡发展的障碍、走向富有活力的可持续发展之道。

目前而言,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为了摆脱全球性金融危机对本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困扰和冲击,各国政府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向市场注入了规模巨大的流动性。通过改善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状况来改变市场悲观的信心,扭转去年由于流动性恐慌(金融体系去“杠杆化”的行为全球蔓延)而出现的银行惜贷、资产通缩、投资无助、消费疲软的严峻局面。但是,今天当各国金融机构的财务状况发展好转,市场信心缓缓提升的时候,人们开始注意到07年全球所遭遇的流动性过剩局面再次有抬头的迹象!

而且,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挑战可能各不一样,欧美国家主要是因为各国政府不能及时拿出流动性输入机制的“关闭”(退出)方式(比如,要使政府成功退出关键取决于国有化资产能否在市场上卖出一个“好价格”等),从而导致通货膨胀高企的局面,逼得货币政策采取强硬的180度掉头的状态,这对刚刚复苏的经济会产生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有些经济复苏慢的国家就会面临让政策左右为难的经济“滞胀”状态,这种状况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如果持续不能得以遏制,那么,一定会波及到其他经济已经复苏的发达国家中。

而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而言,由于生产能力和增长的空间较大,一定程度上吸收了货币流动性的市场泛滥压力,但是,像08年那样,大宗商品价格因为投机资本的猖獗(货币流动性过剩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再次高企不下的可能性依然不小,目前这种迹象也已经出现,所以,输入性通胀问题同样会困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宏观经济的稳定。对那些外向依赖性大、而目前经济复苏程度低的国家而言,打击可能是巨大的,由此也会收窄世界经济发展的空间。不能排除,由于实业投资的回报率因为生产成本的不断提高而更加明显的下降,导致实业部门的资金再次回流到发展缓慢的金融市场中,造成严重的资产泡沫情况,甚至不良企业恶意圈钱投资过度的问题会再次困扰所在国的监管部门和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

总之,“后危机时代”最先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再次齐心协力地抵御在过去全身心应对全球性流动性危机的过程中“迫不得已”地给今天所埋下的十分严峻的通胀风险!

“后危机时代”给各国政府带来的最深远和最重要的挑战是如何改变造成这场全球金融危机的制度因素和增长模式,它包括:全球统一和谐有效的监管制度和合作体系的建立,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迄今为止世界经济失衡发展的增长模式的调整,能够带来双赢效果的经济一体化的推进等。

具体而言,在发达国家方面,信息披露制度、会计审核制度、金融创新的风险控制机制、激励相容的公司治理机制等在全球范围内的改革和统一正在得到充分的认识,并由此带来的相关的金融生态环境的建设和优化也在积极地推进中。尽管其中的一些技术障碍目前依然存在,但是,这些问题不解决,就会影响金融体系在实体经济中发挥索引发挥的正常作用,就会因为大众对金融服务的过度警觉和信赖的缺失而造成长期投资成本的上升和金融市场价格的过度波动。这也不利于储蓄的提高和资本的形成,不利于扭转过度消费和过度透支的失衡格局。当然也不利于欧美国家技术创新所需要的金融资源保障。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期观点或者描述,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键词: